一带一路 资讯 政策 实务 市场 数据 理论研究 风险防范 网上展厅

当前位置: 一带一路 > 理论研究 > 正文

商品名称:楼继伟:中国金融机构应该沿着“一带一路”大力“走出去”
大类名称:
商品产地:中国一带一路网
商品编号:理论研究
品牌故事

楼继伟:中国金融机构应该沿着“一带一路”大力“走出去”

2021-03-10 08:34:48 中国一带一路网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如何在“十四五”时期推动“一带一路”金融合作受到海内外各界广泛关注。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新冠疫情的影响,如何在“十四五”时期推动“一带一路”金融合作受到海内外各界广泛关注。

近日,中国一带一路网专访了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中国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他表示,尽管疫情和逆全球化思潮对国际金融合作造成了冲击,中国金融机构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的步伐不能停。“十四五”时期,鼓励中国金融机构前往境外产业园提供金融服务,助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以下为采访主要内容。

中国一带一路网:疫情暴发以来,“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融通受到了哪些影响?

楼继伟:2020年以来,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国际合作以及人员交往放缓,加上逆全球化抬头,对共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金融合作、资金融通产生了一定影响。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是发展中国家,疫情影响下项目推进比较困难,实体经济恢复较慢,项目还款压力增大,在正常情况下应该可以还款的项目,这时候债务可能需要展期。

其次,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比如东南亚国家,是中国出境游客的热门目的地,疫情限制流动,出境游少了,服务贸易项下的人民币结算也少了,目前环境对他们冲击很大。

当前的变化不仅是由疫情造成的,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导致一些国家和企业在考虑项目的时候,多了一重政治考量。这也会导致我们的金融机构“走出去”放缓脚步。

中国一带一路网:您如何评价中国金融机构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开展合作的现状?

楼继伟:我们可以看到在东南亚、非洲东部都有大量的境外产业园,产业园以民企为主来建造,但是它们很少能得到中国金融机构的金融服务。“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数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缺乏完善的金融服务体系,很难给中国的企业贷款,而且利率极高。那么其实中国的金融机构可以多“走出去”,去帮助这些企业。

中国的商业银行治理是不错的,但它们“走出去”要考虑风险、收益等因素,可能就会导致“走出去”的步伐偏保守了。比如商业银行面临的一些风险在国内可能并不是显现的,在国际上就能显现出来。特别是美国,霸凌性的将国内法高于国际法,哪个国家碰上它的底线了,就可能被制裁,“走出去”的过程中会碰到此类风险。

刚开始“走出去”的时候,是不太容易。但我们还是要鼓励中国的银行做长远考虑,加快国际化布局。

中国一带一路网:随着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经贸体系,作为中国对外经济的重要手段,人民币国际化目前进展如何?

楼继伟:人民币国际化肯定是方向,但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2014到2015年间,人民币国际化推进得很快。但一年半的时间,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从4万亿美元降到了3万亿美元。自此之后,资本项下外汇管制从来没有那么收紧过,比在推人民币国际化之前还紧。

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本币的国际化和资本项下的开放是必然的,但是不能大跃进。逐步的资本项目放开,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一个过程。

中国一带一路网:“一带一路”倡议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楼继伟:中国已经和“一带一路”一些沿线国家签署了本币互换协议,还建立了清算机制,应该以此为基础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发展。在中国企业密布的海外市场,中国金融机构应该“走出去”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现在是一个好时候。

今后一段时间美元指数结构性疲软,人民币会结构性地升值,在国际交易中大家会愿意使用人民币。国际交易中用人民币进行结算,客户净剩余的人民币就可以存入当地中国的银行,他们想用什么外汇就给他们什么外汇,需要人民币的时候再给他们换成人民币,国家有着外汇的牌价,这一个一个银行就跟小交易中心似的。所以说,中国金融机构要“走出去”,特别是要沿着“一带一路”,支撑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一带一路网: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十四五”时期,如何推进“一带一路”金融合作与资金融通,您有什么建议吗?

楼继伟:“十四五”时期,中国加快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以内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要能够相互促进,核心的一点是我们需要不断完善市场经济体制,和国际成熟的市场经济制度接轨。如果在这些方面还有缺陷、有堵点的,需要赶紧打通。

在发展“外循环”的过程中,“一带一路”建设不仅要推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还要大力支持中国企业,尤其是民营企业去海外发展,去到境外产业园区,同时鼓励中国金融机构去这些园区提供金融服务。

其次,在“十四五”期间,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下应当加强第三方市场合作。日本力推第三方合作,我觉得是好事。我们不仅可以跟日本、韩国等国家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也可以和世界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多边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合作。我们可以借鉴多边金融机构的成功管理经验,特别是在风险控制方面,取长补短。这样的合作不仅能够分担风险,也使得我们面临的地缘政治压力减小。

第三,理论结合实际,积极推动相关文件落到实处。比如在2019年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财政部发布《“一带一路”债务可持续性分析框架》,该分析框架是结合“一带一路”国家实际情况制定的债务可持续性分析工具,鼓励中国和共建“一带一路”国家金融机构、国际机构在自愿基础上使用。这些文件颁布了,就要坚持去操作,把理念转化为实践,落到实处,就会有好的发展。

分享到: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