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资讯 政策 实务 市场 数据 理论研究 风险防范 网上展厅

当前位置: 一带一路 > 理论研究 > 正文

商品名称:孙敬鑫、于米:“一带一路”助力全球发展治理
大类名称:
商品产地:今日中国
商品编号:理论研究
品牌故事

孙敬鑫、于米:“一带一路”助力全球发展治理

2021-03-04 09:15:30 今日中国

可持续发展是破解当前全球性问题的“金钥匙”,发展治理也日益成为全球治理的重中之重。2015年9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正式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把发展问题摆在议程突出位置,首次就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行动计划。

可持续发展是破解当前全球性问题的“金钥匙”,发展治理也日益成为全球治理的重中之重。2015年9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正式通过《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2016年9月,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把发展问题摆在议程突出位置,首次就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制定行动计划。由此,全球发展治理进入新阶段。但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全球经济的衰退以及逆全球化思潮的兴起等,迫使人们更深入思考后疫情时代如何重建全球经济,如何完善全球发展治理。面对这一困境,共建“一带一路”用实实在在的效果向国际社会表明,它是推动未来全球发展治理的重要选项和抓手。

全球发展治理处于关键时期

当前,全球发展治理面临很大挑战,世界面临的很多问题也大都能从发展治理不善上找到根源。

一是发展治理需求增大。眼下,人类正在遭受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运行受阻,贸易和投资活动持续低迷,全球发展总量增长不足,一些国家陷入停滞甚至倒退,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国际劳工组织2021年1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减少了2.55亿个全职工作岗位,除非采取以人为中心的复苏政策尽早改善,否则2021年的复苏前景将缓慢、不平衡且不确定。世界银行预测:到2021年可能有1.5 亿人陷入极端贫困,这显然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悖。联合国警告,世界正处于50年来最严重粮食危机的边缘,阿富汗、也门、尼日利亚、南苏丹、喀麦隆等国面临饥荒威胁。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奥奇斯奇尔德1月在日内瓦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新冠疫情仍在肆虐的情况下,全球民众短期内首要愿望是能够改善医疗、教育、饮用水和卫生条件等基本服务。上述这些都是发展治理需要回应的迫切问题。

二是发展治理主体弱化。长期以来,全球发展治理体系被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经合组织发展援助委员会所垄断。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在权力、义务、资源、收益等方面是严重不平等的。近年来,尤其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美西方大国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单边主义显著抬头,严重损伤全球经济发展合作的共识。特别是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迷信“本国优先”,肆意“退群”“甩锅”,严重损害全球发展的制度基础。不仅是参与治理的意愿不足,作为曾经推动全球发展的主要力量,当前一些发达国家适应治理体系的能力也出现问题,推出的治理政策和行为难以满足社会发展需求,甚至成为推动全球发展的负担和难题。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虽然参与治理的意愿强烈,但短时间内无法很好地融入到既有治理体系中。仅以投资为例,联合国贸发会议1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急剧下挫,从2019年的1.5万亿美元下降到8590亿美元,降幅达42%。谁来承担未来全球发展治理的主要责任,国际社会远未达成共识。

三是发展治理机制失灵。现有全球发展机制多由发达国家主导构建,西方国家拥有绝对的话语主导权、规则制定权和议程设置权,相比之下,广大的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话语权明显不足。然而,全球发展问题又主要集中于发展中国家,这种机制不平衡的弊端日益显现。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公平和效率、增长和分配、技术和就业等矛盾更加突出。全球发展成果本应由多数人共享,但在现有治理机制下,全球发展成果的普惠性和共享性严重不足。以新冠疫苗使用为例,目前的全球疫苗分配缺乏规则,更缺乏国际团结协作。据估计,全球疫苗需求为100亿剂,而中短期内疫苗产能有限、缺口过大,且分配上“贫富不均”,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疫苗需求将难以满足。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警告称,由于疫苗政策不平等和分配严重不均匀,“世界正面临着灾难性的道德失败”。

四是发展治理前景不妙。“世界经济复苏势头仍然很不稳定,前景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上,对复苏前路面临的挑战给出了清晰判断。全球发展赤字有增无减,发展产生的问题也经由各个国家扩散,部分国家治理失效、影响外溢成为全球发展赤字加剧的国内根源。减贫这一发展治理的重要目标困难重重,经济、社会与环境的协调、可持续发展遇到巨大障碍。世界经济论坛日前发布的《2021年全球风险报告》指出,世界经济复苏的不平衡将加剧国家间不平等,领导力和全球合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此外,全球正面临二战结束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全球创新鸿沟依然存在,逆全球化思潮甚嚣尘上,国家主义强势回归……这些无疑加重了全球发展治理的难度。

“一带一路”成为重要抓手

“一带一路”坚持“发展才是硬道理”,始终从发展的视角看问题,聚焦互联互通,深化国际发展合作。实施7年多来,“一带一路”将中国的改革开放与国际合作的制度设计联系在一起,将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联系在一起,将发展治理与全球治理联系在一起。实践证明,“一带一路”不仅是一条实实在在的机遇之路、繁荣之路,也是一条切实可行的全球发展治理之路。

“一带一路”提供治理平台。7年多来,“一带一路”所构建起的互利合作网络成为全球发展治理的重要依托。面对碎片化的全球合作机制,“一带一路”致力于加强国际发展合作,致力于与不同国家和地区发展战略的有效对接,坚持打造开放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已经取得丰硕成果。截至1月底,中国已与140个国家和31个国际组织签署了205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合作论坛、“一带一路”国际智库合作委员会、“一带一路”新闻合作联盟等,也为相关领域的对话协商提供了机制性的平台。2020年11月中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签署;12月中旬,《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非洲联盟关于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合作规划》签署;12月底,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如期完成。这些规划、协定的完成及签署,为中国与相关国家共建“一带一路”提供了重要支柱,“一带一路”也将得以在更广阔的地域范围内贯通。例如,新加坡《联合早报》2021年年初就有文章认为,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的完成,标志着中欧两大经济体之间打开了许多新的通道,而中国新发展格局的构建将为欧洲和世界提供更多市场机遇、创造更大合作空间。 “一带一路”注入治理信心。在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一带一路”逆势前行,展现出相当强的发展韧性和生命力,这就更加坚定了各方携手共建“一带一路”的决心。后疫情时代,“一带一路”必将为推动全球发展治理注入强劲动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咨询委员会2020年度会议上,各方积极评价“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认为“一带一路”支持了多边主义,助力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十四五”期间,中国构建新发展格局为“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开辟新空间,激发沿线国家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促进沿线国家畅通自身内外循环,维护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安全稳定,建设更加开放包容、富有活力、惠及民众的世界经济体系,让各国共享新型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机遇和成果。预计未来五年,中国累计服务进口规模有望达到2.5万亿美元;未来十年,中国累计商品进口额有望超过22万亿美元。美国《外交政策》网站2021年1月初评论称,新冠病毒并没有杀死“一带一路”倡议,中国的大多数贸易伙伴也都发现,“一带一路”倡议非常有吸引力,它是使疫情后的经济迅速正常化的解决方案。

12
分享到:

打印本页

收藏本页